他驾车狂跑

2017-03-25 09:06

“前怕狼,后怕虎。这个生意没那么好做。”前一阵子,张军在拉客送人的途中被运管执法人员盯上,他驾车狂跑,最终在一处十字路口撞上另一台豪车。所幸只是撞坏了对方保险杠,张军并未受伤,却被豪车4s店狠狠收了一笔数万元的保险杠维修费。

“我们一般都是拉熟客,客人打电话来,就去指定地点接,这样简单大家互惠。”今年最小的一个孩子来这边上学,张军感到生活压力增大,没客的时候也开始冒险到人多的汽车站一带游荡揽客。但今年生意不好,经常三四天都不开张。

被抓的代价是法定的统一标准,罚款三万元。张军认为形同半年白干。“以前被搞过四次,刚挣点钱就交出去了,今年以来算了下都是亏的。”一年前的一个深夜凌晨,张军被三辆运管的车在一处无人的马路上围追堵截,突围中张军的车失控撞上突然插到前方堵截的运管车辆,撞凹进去一块。

在光明新区,像他这样的黑车司机,张军估计有三四百人,而常在光明新区运营的绿的则只有三四十台。几年前,光明新区曾投放90台绿的解决打车难,但大半绿的都跑往宝安龙华等客源集中的区域,留在光明的并不多,“而且这边的绿的不打表,和黑车一样讲价,所以也留给我们很多空间。”

他打开门弃车而逃,穿过路边灌木丛一路跑了几公里回家。他一度四处打听能不能将这台车“捞出来”,但一直没找到好办法。“索性我就不要了。”半年后,他又花六万元从二手市场买了一辆车继续干老本行。

张军来深圳十多年,做了好多年的保安。“现在年纪大了,保安也不好找,加上这个(开黑车)比工厂打工还是要强很多,只是风险高。”除了运管查处,被陌生乘客敲诈抢劫也是他最担心的问题之一。他身边几个熟悉的黑车司机同行,几乎都有被两三名乘客敲诈抢劫的经历。

“运管这些人都是认识(我们)的,老远他们就认得出你的车牌。”张军对监管者的执法方式也很熟悉,“一般他们查车都是便衣便车,派一个陌生面孔上来跟你谈价格,然后其他几台车前后左右就已经做好了包围,一旦‘客人’坐上去,就马上围堵抓人扣车扣驾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