除了极少数是直接还款

2016-12-30 12:39

第二条途径是债权置换,原本是政府借款,现在呢,“原则上由单位出资置换个人借资”。说白了,企业得代替政府还债。想当年,很多的国企就是这样被整垮的,如今改革开放都三十多年了,地方政府居然还有这种“政府责任企业担”的思维,凭什么呀?如果这都不算滥权,那世界上大概就没有滥权这回事了。最后一条途径名曰“特别情况特别处理”,什么是特殊情况?无非是“小闹小解决,大闹大解决”。

“所借资金在铁路五年建设期间不计息,铁路运营后按银行同档利率分三年还本付息”——这样的借款条件,在任何理性经济人手里都不可能借到钱,不仅时间超长,而且还五年免息。如果按购买力计算,当年的借款就算今天能够如约归还,大概也就值十分之一吧。这样的借款条件,本身就是要求公众对修建铁路做无偿贡献,注定了只能是“被自愿”,与强行摊派无异。有借有还是最基本诚信,政府借款尤其是这种“被自愿”的借款,理当如约归还。

事实上,这种名为自愿实为强制的捐款修路,在过去非常普遍。盐城一位干部说,“工作到现在,我一共经历了三次被借款。一次是建设电厂,一次是修宁靖盐高速公路,还有一次就是修建新长铁路”,其中只有建设电厂的钱还了,其他的都杳无音信。

16年过去了,借款一分未还,而当地政府形成的《清还铁路借资款初步方案》,简直令人瞠目结舌。四个解决途径里,除了极少数是直接还款,第一条途径居然是“借资改捐资”。换言之,请债主将手中借据自行作废,就算当年是给铁路建设捐款了。如果说当年的“被借款”是强行摊派,那么如今的“被捐款”则简直形同抢劫。

毋庸讳言,铁路、高速公路都是很赚钱的,只不过当年的奉献者被彻底排除在分享链条之外。打着公益旗号让民众出钱出力修路,最终往往都是为暴利者做嫁衣。“盐城借款”,也许可以和“正龙拍虎”、“兆山羡鬼”等一样,成为一个新的成语。其中彰显的,不过是权力的霸道与公众的无奈。

借款合同、契约精神、履约意识、违约责任,所有一切在盐城政府眼中似乎都不存在。照这样下去,当年“被借款”的盐城市民,想要兑现手中那早已发白的借据,恐怕仍旧遥遥无期。我们不知道,盐城政府是真的没钱还,还是从来就不打算还?